“现状不可描述,未来不可预测,一切皆有可能。”有人对疫情影响之下的市场做了这一总结。在2020中国暖通空调产业发展峰会期间的“预见未来”主题论坛上,一场精彩的圆桌对话就此展开,给参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对话开启前,首先就暖通空调内外销增速、产品发展趋势、关键技术提升等五个核心问题进行了现场观众投票。之后,嘉宾们围绕投票结果对未来市场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展望。
1
  现场对话嘉宾依次为:
  产业在线副总经理 何金明(主持人)
  东南大学教授 张小松
  中航机电三洋总经理 姜华伟
  美的集团中央空调事业部研发中心总监 罗彬
  三友环境销售总监 李斌
  瑞萨电子全球销售中心副总裁 赖长青
  以下为现场对话的实录整理:
  何金明:从这两天的讨论看整个市场还是偏乐观的,投票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无论是内销还是出口市场,选2(小幅增长)的最多,基本持平的也不少,加起来有半数之多。接下来首先看大家对国内市场的增长预期。
  ? 内销市场会保持怎样的增速?
  赖长青:今年是特殊的一年,新冠疫情对方方面面产生的影响非常大,比如需求上的冲击,消费者信心的影响。但从半导体行业来看,有个很有利的因素就是变频化,这对半导体行业价值的提升帮助是非常大的。所以今年同比去年有超过10%的成长。基于对变频化的乐观预期,半导体行业预计未来几年也会有比较好的成长。
  李斌:对于四季度国内家用市场的走势还是要看龙头企业的政策,看他们是否还会采取更加激进的政策刺激市场。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价格的形势下,我不太看好四季度的增长。商用产品相对较好。但如果占比最大的民用市场不能很快回暖,整体形势还是会比较严峻。
  罗彬:增长其实与产品结构相关。我的选择是4,预计全年整体行业会在负的5%-10%之间,但中央空调会好一些。选2认为小幅增长的也是跟细分行业有关。在整体暖通行业中某些领域还是不错的,比如做地采暖的、烘干的、磁悬浮产品、医疗净化的企业。如果除去这些,应该是下滑的。总之就是整体行业有压力,但在细分领域还是有巨大机会。
  姜华伟:我对于家用空调的四季度以及全年的结果比较悲观,选的是下滑幅度较大的10%。在新冠疫情和家用空调本身能效升级带来的结构调整中,面临的负面因素很多。市场需求的下滑和其他不利因素都会导致竞争更加激烈,最大的表现就是分化,持观望态度的人动作少,态度积极的动作多,这样合力就偏弱。
  基于这样的情况,我判断在第四季度虽然有双十一的预期,但是不确定性依然很大,市场下降会比较大。整机企业客户的分化也直接影响上游企业,所以总体情况不太乐观。
  何金明:从讨论可知分化不仅仅是在头部企业之间,不同的企业之间大家采取的策略也有很大不同,所以对于今年双十一价格战的预期明显分两派,一派觉得肯定会出现,因为市场要规模,要增长;另一派认为原材料已经处于高位,而且在整个消费预期等各方面动力不是很足的情况下,难道我们真的要赔本吗?总之,这个过程中一切皆有可能。作为产研机构的我们希望行业发展更加理性、稳健。
  张小松:我对这个市场的行情关注不太够,刚才投票选的是4,国内市场我觉得会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不会太大。第一是新冠疫情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比较大,第二是宏观经济环境方面中美贸易战、房地产投入的减少等相对来讲都不是利好。
  但长期看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冷暖产品涉及到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国内十九大报告讲到要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从大的国际环境比如欧洲能源政策等方面来讲,未来前景也还是好的。
  ? 出口市场将保持怎样的增速?
  何金明:大家对于海外市场的预期普遍比国内要好。基于目前海外订单和海外市场需求情况,预测未来整体是偏乐观的。我们着重谈谈未来在出口市场当下能看到或者是预见到的风险点。
  张小松:未来的海外市场我是相对看好的,因为整个经济生活改善需求是大的方向,而且中国的制造业整体水平、竞争力在上升,再加上国家其他政策方面的促进,都应该是利好的。
  姜华伟:出口相对来讲总的趋势是增长,因为需求在增长,通过对一些主要的新兴区域市场进行社会基本面分析也是这样的结论。今年情况比较特殊,出口市场的增长主要是因为海外复工复产条件缺乏,加大了从中国的采购。这种趋势的持续性存在疑问,整个疫情还存在不确定性的方面,另外地缘影响不容乐观而且有很多变数。
  赖长青:整体来讲我觉得增长还是有一定的连续性,不过今年是有挑战的,第四季度也是出口的旺季。疫情总会得到控制,国外的市场在恢复,目前来看复苏势头在欧洲、美国、东南亚还是比较强劲,所以我相信出口市场的连续性可以得到延伸。
  罗彬:今年海外家用空调市场增长非常好,因为90%的产量是在中国,而且产业链转移又没有那么快。商用方面,美国四大家以及欧洲的热泵企业都很强,所以我预计到年底的增长应该是-5%左右,订单持平或略微增长。
  李斌:从海关数据看家用空调到8月份同比是微增,商用空调下滑较大。空调是产业链比较长的产业,美国制约中国推动了产业转移,印度也在加关税,从而推动空调和家电行业往东盟国家以及印度转移。
  但是空调行业特别是龙头企业在全球布局做得非常出色,可能出货方式会有些变化,比如整机变成散件的形式,但总量没有太大的萎缩。因为虽然各个国家的经济下滑很多,但家用产品的基本需求量还是保持的,商用产品的压力比较大。
  ? 今明两年,影响冷暖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有哪些?
  投票结果高度一致,接近90%的认为疫情影响是最大的。由于时间关系,此问题没有展开讨论。
  ? 冷暖产业的产品功能将呈现怎样的趋势?
  张小松:冷暖一体化我个人是比较推崇的,对于中国大部分的地方比如华北、华中都是刚需,家里一套系统把冷暖两个问题解决好是符合客观需要、避免重复投资的好办法。问题是怎么把产品质量做得更好。
  智能化我也比较看好,这个是大的趋势。现在技术进步非常快,前几天看马云讲话,他认为以后没有所谓的互联网企业,而是所有的工业都跟数字化密切相关。数字化最重要的是智能控制、优化调节运行,无论从用户的角度,从产品功能的提升,还是从整个节能减排来讲家电产品智能化都是好的方向。
  姜华伟:这几项在未来都是趋势,只是在具体呈现的层面上有所不同。产品的功能多样化、冷暖一体化这些表达的是几个趋势的组合。作为基础层面来讲,重要的前提还是智能化,所以智能化发展的趋势更明确一点。
  罗彬:我们现在提出的是预制化、集成化、智能化。预制化是通过解决方案把复杂的事情更快做好,包括现在中央空调在工业、医疗、学校领域,预制化是比较重要的;集成化,在温度环控等方面对甲方来说需求是比较明显的;智能化方面,中央空调是从时间轴来看的,不是产品的智能化,而是从前端的甲方选型、到安装运维、到售后服务。这些都是未来3—5年行业会比较关注的。
  李斌:我们做得是空气类的产品。现在消费者对空气质量的需求是越来越全面,不仅制冷、制热、新风、除湿、加湿。有的地方在推被动房的刺激政策,包括上海江苏浙江等地都有推出针对低能耗控制产品的补助。这类产品是把整个房屋空气的解决方案集成来解决,所以集成化不只是把功能集成,还有外延的集成。
  现在消费者不止局限于对空调制冷或者制热的简单需求,因此要对整体的空气解决方案做更多的研究开发。
  何金明:我们其实是交付给用户舒适、干净、健康、安全的空气,至于具体解决方案是我们每个厂商要去考虑的。
  赖长青:我也同意功能集成化是趋势,这些趋势会给冷暖行业带来很多价值,推动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作为半导体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我们更关注变频化和智能化,这两个领域会提供更多的价值。
  从变频化趋势来讲,给消费者带来的好处不管是高效、节能、舒适、降噪都可以体会到。而变频化怎么做到高效,体现更大的价值,还需要产业链的通力合作。智能化目前很热,但基本还是停留在连网的功能,随着5G、边缘计算、人工智能三大领域的逐步建设,智能化会逐步成为现实。
  ? 供应链需要在哪些关键技术进行提升
  何金明:我们知道中美贸易战以来,所有的企业都在排查卡脖子的技术,供应链的安全问题给中国的整个产业界敲响了警钟,大家认为供应链目前有哪些地方是需要补短板的?
  赖长青:瑞萨进入中国市场很早,目前我们受到最大的挑战就是跟5G相关的方面。在冷暖行业目前还好,虽然国内半导体这个领域当中有短板,但是进步和提高非常快。
  姜华伟:中国压缩机在全球占比和空调差不多,已经是绝对的主供状态,技术角度不存在短板,只是从客户需求方向和对应方向上有侧重。刚才提到变频化,相对于下游的空调,零部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客户对于产品的体验是间接性的,面临很多表达方式和不同看法。所以,我们怎么给客户带来价值这方面是存在很大挑战的。